来自 新闻 2016-12-08 19:38 的文章

不过,最终以悲剧结束。

时值“东方之星”倾覆第七天,面对四百多个鲜活生命的离去,本是一个举国哀痛的日子。但是,当人们还沉浸在对逝去生命的哀思之中时,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悄然而至。相对于灾难而言,高考,这个牵动全国人民神经的大事件显得更加重要。看着各种娱乐性节目停播,各种媒体的页面变成了灰色,压抑的心情没有为全国的大会战写一点东西的兴致。可是,随着纸质媒体、光电媒体,平面媒体、立体媒体的头版头条被有关高考的讯息占据时,觉得还是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一则是对这一事件的记录,一则用这种方式表达对遇难者的记挂和哀思。
  
  高考,首先是国家层面的战略性大事件。通过这样的方式,不是实体性的物质财富的积累,而是选拔人才,进行精神产品的储备,以为国家的发展、民族素质的提升打下坚实的基础。正是这样,各级职能政府这两天把高考作为头等重要的大事来抓。而作为政府的喉舌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高层在不同场合所做的关于高考的讲话进行剪辑后又放到各种媒体的头条。比如习总对高三学生提出的殷殷期盼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除了语言上激励,在行动上也为高考保驾护航出台许多举措。为了保证考生有良好的休息时间,各种娱乐性场所的营业必须在规定的时间段进行;为了给考生提供舒适的考试环境,各种有噪音的大型厂矿企业在考试期间必须停止生产作业。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从国家层面做出硬性的要求,本身就彰显了国家对高考的重视,同时也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浓浓的人情关怀。
  
  高考,是全社会的。不论是有参加考试的家庭,还是没有参加考试的家庭,面对高考,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到这场会战中。有考生的家庭是全家皆兵,家庭总动员全员出战,为了让考试安心应考,不论多么重要的事情都只能屈居二线,全副心思地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扮演车夫接送考生,扮演好伙夫做佳肴;没有考生的家庭,为了支撑政府创平安高考、和谐高考的政策,他们会自发地放下手头的活计,用自己的方式为高考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维持周边的秩序,组织爱心车队接送考生,组织高考志愿者,哪里需要哪里去。也正是这样,第一天才能够顺利度过。
  
  高考,也是学校的。一所学校的知名与否不仅仅是看它外在的设施配备,听口号喊得怎样,更重要的是看其教学的质量。正是这样,为了生存和发展,各个学校在抓高考方面可谓是无所不尽其极。为了抓升学率,学生被泛化成有血有肉的挣分工具。树人、育人被重术、抓分取代。家长要成绩,学校要分数,老师要名次,社会则要考进名牌重点的数量。多方挤压,学生变成了只会呼吸的活机器。三点一线,除了吃喝拉撒睡必须的时间,剩下的必须以书本为伴。教书育人的场所变成了梦工厂、魔鬼训练营。人性和情感的剥离换来的自然是喜报频传,各个学校成为广大媒体竞相报导的主战场。学校骄傲着,老师自豪着,家长欣慰着,学生高兴着。天下一片喜庆和祥和。于是,出现“鞭炮齐鸣礼花绽放的胜景,长长几公里送考车队的盛况,为求考生取得理想成绩烧香拜佛烟雾缭绕的场面”就不足为奇了。
  
  高考,更是个人的。一个学生对于社会和学校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则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孩子承载着几代人的希望。尽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历史的陈垢,但这种思想的魔影始终没有被彻底的抹去,它若隐若现的影响和左右着家长对孩子的教育。金榜题名,不仅仅是个人的荣耀,更是家族的荣耀。这样,为了实现光耀门楣、光宗耀祖的期许,学生除了全神贯注地以书为伴,凡是与生活相关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以完全漠视。对他们而言,因为有上辈筑起的避风港,他们只要一心只读圣贤书就可以了。他们幼小的心灵,虽然没有完全被世俗同化,但是他们多少懂得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道理。这样,三更灯火五更鸡成为生活的常态。
  
  高考,同样是小丑们表演的竞技场。有需求就有市场,围绕高考,很多人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会顶风而为:调动人脉,第一时间获取考试的讯息,进行高考移民;发挥聪明才智,研制各种高科技的作弊工具;刀尖上跳舞,为枪手牵线搭桥。凡此种种,在利益和金钱的驱动下,在华灯初上时,在看不到光线的地方,一个个小丑开始粉墨登场,一桩桩肮脏的交易达成。于是,在高考的考场上一出出闹剧开始上演。不过,最终以悲剧结束。
  
  作为选拔人才的战役,优胜劣汰是不二法则。没有刀光剑影,但没有血腥的厮杀本身就是一种悲壮。但是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当下,面对高考“记者看到的是娱乐性,而且是全民的;商家看到的利益性,而且是巨大的;家长看到的是公平性,而且是所谓的;官家看到的是政治性,而且是头条的;教育看不到的是人性,都是扯蛋的”。时代的发展,有朝一日,如果高考不再成为普罗大众调侃和戏谑的头条,而变成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平常的事情,风清月白、天高云淡的美景也就出现了。我们等待着,期盼这一天早日到来。

  • 上一篇:熟女大家都知道是啥样,那你知道半熟女是什么
  • 下一篇: 中国经济不会发生硬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