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闻 2016-12-23 15:33 的文章

学校的广播几点开?”

方孟韦却猛地一怔。住口!”方步亭这才望向了他,“打电话给陈继承,让李宗仁来。李宗仁不在,就叫傅作义来。告诉他们,我这个北平分行的经理,何副校长这个国府的经济顾问,全是共产党。最好准备一架飞机,立刻把我们押到南京去。”
方孟韦哪里能去打电话,只好笔直地挺立在那儿。

所有的军警方队都只能静静地挺立在那里。

天已经大白了。

方步亭抬起左手凑近看了一下手表,问何其沧:“学校的广播几点开?”

“五点。”何其沧瓮声回道。

方步亭这才又望向方孟韦:“让你后面的队伍注意听广播,你们的傅总司令该说话了。”

方孟韦历来就深服父亲,双腿一碰,转身对三个方队:“全体注意,傅总司令有广播讲话!”

所有的军警都双腿一碰,挺直了身子,竖起了耳朵。

其实也就一分多钟,也许是太寂静,时间就显得很长,突然从广播喇叭中传来的声音也就格外空旷,同时惊起了远近大树上的宿鸟,扑啦啦鸣叫着飞得满天都是。

喇叭里开始传来的是电台女播音员的声音:“请各位注意!请各位注意!下面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傅作义总司令有重要讲话!傅总司令有重要讲话!”

几秒钟后,喇叭里果然传来了大家都已熟悉的傅作义的山西口音。

——傅作义代表政府,代表军方发表声明了:开始向昨天死伤的学生寄予同情并表示安抚,希望学生也理解政府,不要再有过激行为。同时命令北平军警宪特各部全城戒严,停止抓捕伤害学生……

三个军警方队,在方孟韦的口令中,唰的一声,集体后转。

何其沧和所有坐在石台阶上的教授们都站起来。

方步亭随着站起来,望向何其沧:“接下来就是钱和粮的事了,我得赶回去……那个经济改革的方案,尤其是美援方面,其沧兄多帮我们北平说几句话吧。”

“你真相信什么改革方案?相信我的话那么管用?嘿!”何其沧挥了一下手,“先去忙你的事吧。”

方步亭还是不失礼数,向众多教授挥了挥手,才向车门走去。

  • 上一篇:玩过几天,可这东西占时间,
  • 下一篇:现在中国正和越南搞军事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