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08 19:38 的文章

 如果丧失了学生的起码尊重,教师的职业尊严

 7年前,在《寻找教师职业的尊严感》的文章里,我真诚地鼓吹:教师的尊严,来自教师自我心灵的解放,来自对自我的尊重、对人生的热爱、对自己的善待,还来自对待生活时表现出的丰富情趣等等。直至两年前,全程参与某校的校庆后,我才恍然明白,以如此天真的方式寻找教师尊严,无异于水中捞月、缘木求鱼。      一次校庆筹备会上,我亲耳听到学校某领导向县领导惴惴请示:“庆典主席台上,还空余一些位置,能否多放几张椅子,让学校几位副校长到台上就坐……?”那种请求,不,几乎是乞求乃至哀求的语气,让我感到无比悲哀与心酸。      庆典当日,主席台上近九十个席位,坐满校友和嘉宾,当然全是某行政级别以上的。我目睹几位八十多岁的老教师,颤巍巍地瑟缩在台下草坪的椅子里,他们的脸被寒冷的秋风扫过,无一丝笑容。即使在台下,他们也没资格享受前几排座位——那是留给有级别的其他部门领导的嘉宾席。      庆典开始了。主持人是县领导——几个月前刚来上任的外地人。自然,他的学生时代与校庆的这所学校扯不上任何关系,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台上唱主角。接着,一个个领导轮番做报告,台下数千名师生竖起耳朵听,然后奋力鼓掌。听话与鼓掌,就是教师们参加校庆的“光荣而重大的任务”。当校庆演变成各级领导的“政绩表彰会”乃至“政治演唱会”,而其余普通校友和教师只配充当观众,人们不难从教育的异化中掂量出教师尊严的分量。      想起十几年前参加高考监考的事。      那天,刚好轮到我和几位老师当机动监考。我们坐在教学楼转台处随时等候调遣。学校领导突然走过来,像教导小孩似的,紧张又严肃地对我们说:“等会儿上级领导来巡视,你们一定要站起来,面带笑容打招呼……”当时,我还年轻,非常愣头青,不理解作为监考老师,为什么必须起立、面带笑容地迎接上级领导的巡视。多年后,我从网络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教育部某个小司长,公然对着白发苍苍的大学教授颐指气使,如同教训孙子一般,同时也看到某老校长遭到三十来岁的教育部小处长的当众呵斥……诸如此类,我一下子懂了。连堂堂正正的大学校长,在小官员面前尚且如此低三下四,我等普通中学老师站起来对人家领导强颜卖个笑,有啥了不起的?换个角度看,能有机会瞻仰领导尊荣,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这两件小事,说到底也见怪不怪,可我忍不住想:教育如此没有尊严,学校自然没有尊严,校长也没有尊严,等而下之的教师则更无尊严可谈了。      因此,若问教师的尊严在哪里,则须逆推上去寻求答案。也就是说,教师要有尊严,必须首先要学校有尊严,教育有尊严。      那么,教育的尊严在哪里?一句话,在于教育的独立性。教育必须摆脱政治上和经济上的附庸身份,“成为教育自己”。      人们津津乐道于民国时期那些校长和教授,敢于和当局叫板,一个个似乎“牛”得不得了。这固然在于他们身上强大的人格力量和学术底气,更由于那时“各派”都忙于抢夺地盘、搞外战内战,无暇顾及对教育的控制,教育赢得了相对独立、自由的发展空间。今天,欧美一些国家的教师颇有尊严,原因之一,也就在于其教育具有相对的独立性。      教育摆脱不了行政化,学校日甚一日衙门化,最终必然导致教师尊严的缺失。我认识一位教师,因为课堂上言论有些“出格”,立即被校长“请”去警告。当教师的一言一行必须谨守各种规则,否则随时有被清理出校的危险,当校长的权力可以凭一席言语而将一个教师拒之门外,教师的尊严则可想而知了。      所以,教师要活得有尊严,仅靠教育有尊严是不够的,还需要建立一整套合理的制度,并且实施到位,以确保教师各方面权益不受损害。今天,我们也拥有《教师法》等等,里面的法律条文除了强化对教师的管理外,也能给予教师相应的利益保障。这显示了时代的进步。可惜,有些规定在现实中常常无法落到实处。多年前不少地方有拖欠教师工资问题,《教师法》不是早就有了教师“按时获取工资报酬”的明文规定?当前好些地方的教师工资和公务员工资尚存在一定差距,可《教师法》早就明白写着:“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教师法》的精神未获得强有力的执行,这也正是全社会对教育的轻视。其解决途径,就不是教育本身能够做到的了。      当下,各级各类的教育检查,年复一年地繁衍起来。许多学校应接不暇,最后不得不借助造假来敷衍。面对铺天盖地的检查,学校是没有资格说“不”的,即便你校长乌纱帽可以不要,学校总得生存吧。倘若违逆上级,校长被罢职事小,影响学校将来发展可是事大。别忘了,学校的命根子,不掌握在全体教师的手里。而更可怕的恶果是,为应付检查,学校屡屡逼老师造假,老师逼学生造假,或者干脆师生携手并肩大肆作假。如此行径,既毒害下一代的心灵,又影响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践踏了教师的职业尊严。      再回到我开头所述的校庆事件吧。当学生们看到一大帮莫名其妙的“领导”雄踞主席台,春风满面,指点江山,而他们的老师一个个只能屈居台下,只配和他们一道起立鼓掌欢呼,我不知道,此时学生们的心中,还能存留几分对教师的敬意、对校园的热爱、对教育的敬畏?我也不知道,第二天,当老师登上讲台,继续叽里呱啦地讲课,台下的学生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他们的眼睛还能像往日一样,敬意满满吗?

  • 上一篇:李钟硕陈世妍甜美情侣合影照片,两人会不会因戏
  • 下一篇:今年的光明乳业(600597.SH),可谓流年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