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22 15:39 的文章

这是两万块,租房需要开销,不能让你垫付

 樊胜美继续抿嘴一笑,大方地收起这两万块钱。“万一跟人抢好房源,也需要急付定金。我不跟你客气了。还有什么事吗?”
  王柏川恨不得餐叙永不结束,可话说到这份上,他只能磨磨蹭蹭地结账。送樊胜美回家的路上,王柏川要求:“晚上让你一个人回家我总不放心,让我送你到门口,我发誓绝不进门一步。”
  “放心,我从来一个人回家,小区管理很好。”
  “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会一直单身?不过……我理解,你太卓越,你让大多数男人自愧不如。”
  樊胜美看看专心开车的王柏川,不禁避开脸,对着侧窗,道:“我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公司小白领而已。你看走眼了。”
  “我不会看走眼。”
  王柏川略带骄傲的肯定回答让樊胜美心里既忐忑,又欢喜。这段路很短,没几句话就到欢乐颂的门口,樊胜美捧花下车,这一回,她在王柏川面前多滞留了一分钟,而且是无语、低头微笑的一分钟,然后才转身进了大门。
  她是一只微笑着走进2202的。此时邱莹莹依然没出关,可关雎尔看到了她手中的大捧玫瑰。此时此刻,是樊胜美入住2202以来最骄傲的时刻。
  欢乐颂 18
  一夜之间,红玫瑰开遍2202。关雎尔起床看见厨房煤气灶旁边一瓶红玫瑰,卫生间洗脸台上一瓶红玫瑰,还有她们共用的唯一一张折叠小饭桌上也有一瓶红玫瑰。美丽的鲜花让人一早心情大好。但关雎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见四周无人,将所有玫瑰收进她的房间。
  等樊胜美起床,四处找不到玫瑰,见关雎尔的卧室开着门,走去一看,果然三瓶都在,而关雎尔去晨练了。她想都不想,将玫瑰们一一归位。她越看越喜欢,先不急着洗脸刷牙,手挽几滴水珠洒在玫瑰上。清晨微薄的光曲折地透过关雎尔卧室的窗,绕过关雎尔卧室的门,拐过一条狭窄的过道,最终弱弱地光顾到红玫瑰。樊胜美特意关掉电灯,瞬间,厨房变成黑白两色,而煤气灶边的两朵红玫瑰成了这黑白世界唯一的色彩。
  正好邱莹莹终于出关,樊胜美抱臂贴墙上,让出道儿来,得意洋洋地道:“好花还须光与影。”
  “两滴血。”邱莹莹擦着樊胜美进入洗手间,却见到洗脸台上也有一瓶滴血的玫瑰。她郁闷了。此刻,樊胜美被骄傲冲昏的头脑才苏醒过来,悔不该从关雎尔卧室将玫瑰拿回。她偷偷将厨房的两瓶收回自己的小黑屋,但也不打算跟邱莹莹说道歉。
  一会儿邱莹莹出来,奇道:“玫瑰呢?樊姐,你收走了?昨晚约会王帅哥送的?”
  樊胜美轻描淡写地道:“嗯,同学请我帮忙租办公楼,太客气了,还送我玫瑰。”
  “我想起来,我都没收到过玫瑰。爱情即使全是精神的,可总也得体现一点儿在玫瑰上吧。他奶奶的,我真傻。”
  “这个……”樊胜美开亮电灯,看看邱莹莹的脸色,才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樊姐你说哪儿啦,我闹谁也不会闹你,你是我亲姐,除非你不认我。这两朵玫瑰给我,我要以毒攻毒,幡然醒悟。”
  “你喜欢就拿走呗。”樊胜美疑惑地看着邱莹莹,她是过来人,即使邱莹莹说得不当回事似的,她还是不信邱莹莹能这么快走出阴影。因此她收敛起昨晚蔓延至今的喜悦,这个亲姐并不好当。可是樊胜美心中满满的喜悦乱冒泡泡,她不愿克制再克制,只得赶紧将自己收拾了,赶紧出门,出门随便乱笑都没人管。
  但樊胜美才刚打开2202的大门,说声“小邱,我走了”,里面就传来捏着嗓门喊出来的声音,“樊桑,努力工作啊。”
  樊胜美目瞪口呆,“A片看多了,太不纯洁了。”她在门口喃喃自语一声,赶紧闪人。
  
  安迪吃完早餐,到2202叫上关雎尔,一起上班。但这回是邱莹莹第一个冲出来,一边喊着“还有我,还有我,谢谢安迪”,两眼两手却忙着在手机上操作。安迪奇道:“在干什么?”
  “我QQ农场收菜时间到了,赶紧,赶紧,不能偷我啊……”
  安迪莫名其妙,关雎尔出来解释:“邱莹莹玩农场游戏,她设定的这个收菜时间,以前正好是在地铁上,反正坐着无聊,正好玩游戏。现在可以搭车晚出门,她的设定乱套了。”
  安迪无法解释,她其实莫名其妙的是邱莹莹的神态,才刚闹了那么多情事,现在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舞照跳,马照跑,菜照收,看上去比谁都欢乐。安迪不知该如何定义此人。“小关,你玩吗?”

  • 上一篇:十年配角的胡定欣终成视后
  • 下一篇:方孟韦却猛地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