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6-12-23 15:32 的文章

方孟韦却猛地一怔。

实无需再等,通往医院大门不远的路上已经射来了两道车灯。

虽然影影绰绰,还是能看出那是一辆轿车。此时的北平军政各界,除了李宗仁副总统仍然乘坐美国赠送的别克轿车,傅总司令以下,坐的都是吉普。

“开门!敬礼!”方孟韦一边大声下令,一边穿过方队行列,向大门迎去。

车灯扑面而来,门已经开了,所有的方队都碰腿,敬礼!

轿车擦身而过,开进院门,方孟韦却猛地一怔。

——奥斯汀!

车牌是:“央行·北平A001”。

原以为来的是李宗仁的别克车,万没想到竟是父亲那辆奥斯汀小轿车!

奥斯汀轿车从大门一直开到三个方队和教授们中间的院坪中才停了下来。

方孟韦大步跟着,紧跟到车门边,从右侧后座外拉开门:“父亲。”

方步亭荡开了方孟韦来扶自己的手,也不看他,径自下车,向何其沧走去。

何其沧依然坐着,只是目迎着走到身边的方步亭。

所有的教授也都望向了方步亭。

方步亭向大家稍稍示意,对向何其沧的目光,轻声道:“也给我个座吧。”

隔阂是说不清的,默契彼此还是相通的,何其沧移了移身子,旁边一位年老的教授紧跟着也移了移身子,同时让开了一小块儿地方。

方步亭在何其沧身边的石阶上挤着坐下了。

方孟韦不得不走了过来:“父亲……”

  • 上一篇:这是两万块,租房需要开销,不能让你垫付
  • 下一篇:这官司并不复杂